首页 > 历史战争

81年前的今天,与日寇激战的西北军拿的是大刀,吃的是棒子面

时间:2019-12-05来源:游边疆网作者:关于父母爱的故事阅读:

原标题:81年前的今天,与日寇激战的西北军拿的是大刀,吃的是棒子面

八十一年前的今天,卢沟桥事变爆发,全面抗战终于开始了,向日本全面侵华打响第一枪的,是与日军华北驻屯军长期对峙于平津的29军,南苑一战,29军佟麟阁、赵登禹两位高级将领殉国,自此,29军所部(后为第一集团军、33集团军)及孙连仲第二集团军,这些老西北军的杂牌,退也罢,败也罢,伤亡惨重也罢,始终与日军在第一线顶着打。

如果用个形象而悲壮的比喻,就是死缠烂打。

81年前的今天,与日寇激战的西北军拿的是大刀,吃的是棒子面

29军为原冯玉祥的西北军宋哲元部,中原大战西北军失败后,被负责华北的张学良收编,1932年参与长城抗战,参加长城抗战的有原晋系的商震32军,中央系的17军、东北军及晋绥军傅作义部,分别担负山海关迤西的冷口、喜峰口、罗文峪、古北口等长城关隘的作战,日军为关东军第六、第八师团及独立混成14、33旅团等主力,29军取得著名的喜峰口大捷,后来,日军从冷口攻入,29军侧后受到威胁,只能撤退 。

二十九军在喜峰口夜袭的时候,带队长官命令部下一律不许开枪,力求隐蔽接敌,近身用大刀砍杀,这个决定是根据敌我作战特点做出的,也是西北军的无奈,装备太差了,参战的中央军连带杂牌军,数29军装备最寒酸,山野炮只有十余门,重机枪不过百挺,轻机枪每连最多两挺,步枪多为汉阳造、老套筒和晋造六五步枪(仿三八式),剩下就是孙殿英自制的土造步枪,装备最好的是东北军,连一触即溃的汤玉麟部,每连都有9挺捷克式轻机枪,每团各有迫击炮和重机枪各一连,还有炮兵团。中央军有钱,而山西、东北都有自己的兵工厂,西北军太穷。

81年前的今天,与日寇激战的西北军拿的是大刀,吃的是棒子面

西北军的特点非常鲜明,在民国有口皆碑 ,一是军纪好,二是训练硬,因为穷,所以只能突出练偏门,攀墙越障能力,冻土上构筑工事,夜战,劈刀,中原大战时,中央军是领教过的。西北军在喜峰口面对日军远强于自身的火力,军长宋哲元和冯治安、张自忠等人碰过后,马上决定派队乘夜绕袭,防御中的主动出击,在国军里的叫法是“逆袭”,可惜在作战中使用非常少,而这时才是1932年,也就是抗战第二年,西北军就有这样扬长避短的战术意识,更可见其训练之强和攻击精神之旺盛。

不开枪,一是顾及接火后打成胶着,火力本来就和日军差的远,必须坚决实行近战 。二是勇气,29军从东北军手里接防后,马上就和日军打上了肉搏,日军的白刃格斗能力不可能不给29军官兵留下深刻印象,白刃格斗拼的就是勇气,西北军没被日军刺刀吓到,这是毫无疑问的 。

我们现在可以坐在空调房里,说什么劈砍类冷兵器不如刺击类冷兵器,这是晋惠帝的“何不食肉糜”又来了,29军得有肉糜才行,全军刺刀数量极少,又不能造,不用大刀用什么? 日军的拼刺能力再强,近战中毕竟还有还手的机会 。劈砍类冷兵器不行,精于训练的日军不知道?那日军中伍长、军曹、曹长乃至以上的尉官怎么还佩军刀,日军的下士官是要带头冲锋的,正是因为32年式军刀(很好区分,有护手)威力不够,才在长城之战后改为武士刀形制。死守阵地只能被动挨打,前人既有牺牲勇气,也不会比我们缺少理智 ,他们在面对生死 。

日军混成14旅团长服部兵次郎记载,用日军自己的野炮一连,和“没收”(缴获)的野炮一连,同时对长城墙体进行破坏射击,只有日军野炮能打穿。可想而知双方火炮性能、弹药质量的明显差距。这个日军少将的回忆录很有料,不是只讲战略制定和战斗过程,有大量的具体战斗描述,特别是白兵战,比比皆是,正如日军操典所规定的,白兵战是解决战斗的最有效方式 ,面对日军阵地攻击的基本战法,不是我方想不进入白刃战就不进入的,除非放弃阵地 ,放弃战斗。

服部兵次郎特别写到,在炮火轰击后,眼见沙石与遮盖工事的木材漫天乱飞,以为工事里已经没人了,等冲进堑壕,三三两两的29军士兵从角落里举着青龙刀(日军对中国大刀的叫法)和手榴弹又扑了上来,战斗意志极其顽强。

29军的喜峰口之战,极大鼓舞了918后的中国军民,上海有个青年麦新,专门写了那首著名的《大刀进行曲》, 原词就是“二十九军的弟兄们,抗战的一天来到了。”当时的《大公报》等报纸都做了大量报道,报纸可能对真实的战况有所拔高,但29军的主动战斗意志和以我命换敌命的牺牲精神,把中国人憋在胸口的一口恶气吐了出来,这才是当时的民众最重要的 。

长城抗战的失败,除了双方军事实力相差太多,高级统率机关的能力低下也是一个重要原因,高级长官的做派更有愧前方将士,有辱军人名誉 。

整个长城作战,北平军分会根本没有一个缜密周祥的作战计划,只是规定了各军团、各军的防御位置。

即使如中央军部队,战前准备也非常不到位,各部从腹地仓促赶来,黄杰的第2师,临上古北口前,才从北平仓库里领到轻机枪,捷克式再好,就凭这种状态也没法和歪把子对射;关麟征的25师,已经三个月没发军饷,从地方借了笔钱好歹算开拔出来,到了北平穿的还是草鞋,靠着东北后援会朱庆澜的奔走,北平各界支援,才穿上了棉衣棉鞋,两个师上去相继被打残,关麟征重伤。刘戡的83师,德械装备,上去又打的伤亡惨重,刘戡悲愤的要自尽,被手下拼命夺下手枪 。

中央军各师曾组织小型别动队破坏日军后方,频频得手,却被何应钦叫停,说这样要激怒日军,会越过长城线,这还是打仗吗 ? 越过长城线算什么,签《塘沽协定》的时候,关东军步兵就在北平近郊,飞机在古都上空盘旋 。

长城撤兵后,日军压向北平,傅作义领着35军在怀柔死战不退,签停战协定前,何应钦让35军撤退,傅作义气的当场给怼了回去:在敌军火力追击下撤退, 我不会。长城战场上与日军作战,多少次都是一退就溃,何好像根本不知道。傅深谙军事,等对面关东军停止攻击才下令后撤 ,虽然这是他与日军第一次交手。

29军没有肉糜吃,西北军一天两顿饭,早九晚四,最好的时候一顿白面,一顿棒子面窝头,冀东百姓送上些烙饼,官兵们就算饱口福了,前线阵亡士兵尸体横陈冰天雪地,伤兵躺满了后方医院。战区最高长官在后面干什么呢?

没事打打高尔夫 。

再到颐和园打打猎,当年颐和园水面上有大群来越冬的天鹅,何应钦黄绍竑,一个是国府军政部部长代理北平军分会委员长,一个是内政部部长兼北平军分会参谋长,问看园的能不能打,看园的委婉地回道,禁令倒是没有,这是古都天然的美景不过没有人打过。黄绍竑写到这里是大实话:莫说没有禁令,有禁令还能管住我们这样身份的人,就是把三贝子花园(后来的北京动物园)里的老虎狮子打了又能怎样 。后来听说,开枪打过以后,天鹅再没有飞来过 。

最牛的,长城战事的指挥中枢,北平军分会召集各方将领开会,是在一个交际花的别墅里进行,缎库胡同五号,女人叫杨惜惜,这里酒色财气一应俱全,要人们你来我往,乌烟瘴气,蒋交代下来的军国大事,就是在这样的地方商量处理 的。这是黄绍竑的亲历 。

日军呢? 后来的关内侵华日酋总头目,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官冈村宁次,当时任职关东军参谋副长,受命到前线督导作战,激励士气,这时,老鬼子正在前沿雪地里,拿着望远镜一遍遍琢磨国军防御阵地 。

北京大学有个教授徐炳昶,得知喜峰口29军的战事后,自己掏钱打了五十把大刀,送给29军 。

81年前的今天,与日寇激战的西北军拿的是大刀,吃的是棒子面

徐炳昶是著名考古学家,是那种投身戈壁瀚海、历险犯难做科学研究的真正的学者,不是躲在象牙塔里从书本到书本的“大师”。他是中瑞西北考察团的团长,和瑞典的斯文赫定博士带队进行了西北科考,当时沿内蒙去西北,铁路到包头就没有了,要一路骑骆驼进新疆,他主持的西北考察团重要成果很多,随便说几个都惊世骇俗:发现白云鄂博铁矿,发现居延汉简,确定罗布泊的迁移位置 。包钢在我国军工体系中的地位,稍有了解的都知道,建包钢就因为白云鄂博,罗布泊是后来核试验基地,更不用多说了。

可是当年,徐教授除了给29军捐50把大刀,还能怎样表达自己的同仇敌忾之心?这 50把大刀,比什么理性的评价、空洞的口号强百倍,大刀无言,教授有心。

七七事变后,29军改为第一集团军,各师编为三个军,59军,77军和68军,这三个番号,两个数字加起来都是14,都是为了纪念77抗战,退出平津后在津浦和平汉线和南进日军频繁血战,台儿庄会战,张自忠率59军取得临沂大捷,抗战前期,抗击的都是日军的主力师团,如板垣第五师团,矶谷第十师团,1940年,张自忠在随枣会战与敌第十三师团作战中殉国,时任33集团军总司令,基本部队就是59军和77军 。

另一支抗战功绩显赫的西北军,是孙连仲的第二集团军,防守台儿庄的主力,此前,孙部西北军有一大部投向红军,就是威震中央苏区的董振堂红五军团,长征途中的铁流后卫,可惜在西路军进入河西时遭马家军围攻,在高台牺牲。

抗战胜利后,孙连仲在北平主持受降时,命令华北日军头目在投降仪式上奉交军刀,而何应钦为了照顾冈村的面子,通知冈村可以在中国战区总受降仪式上不带军刀。冷欣后来回忆,是怕在受降现场出现切腹,实际上,在美军抢来受降的青岛、天津,都命令日军交刀,鬼子就是切腹,也要把天皇交给的事办完,如陆军大臣阿南惟几开完会布置完毕才去自杀,日18军的安达二十三,向澳军投降交刀后才切腹,这是武士道所谓的忠君之道,不然死了白死。

29军的59军和77军,在抗战前期的作战次数和战斗激烈程度,可以从武器的补充上得到反映,下图是国军军械司的统计档案:

81年前的今天,与日寇激战的西北军拿的是大刀,吃的是棒子面

仅从1937--1945八年中步枪的补充上,可以看到,这两个军的数量大幅高于其他各军,特别是37-43年战事频繁时期,比五大主力之一的74军及52军等中央嫡系都高出不少,遑论其他那些杂牌番号,可见作战之激烈,武器损耗之大 。

难道中央嫡系和杂牌,有不同待遇和补给是假的?不是,看看其他杂牌的数字和作战经历就知道了,还有轻重机枪和迫击炮的数量,图片限制没截,杂牌和嫡系差远了 。只是29军的这两支部队一直被放在前面顶着打,步枪还是要保证的,29军、张自忠在全国民众中的口碑更不能不考虑 。实际上,早在长城战事结束后的1934年,29军就已经补充过一次德式步枪了。

再到后来,都知道,59军和77军在淮海战役时,在张克侠、何基沣带领下火线起义,加入人民解放军 。

十四年抗战,给侵华日军以沉重打击的,不可忘却西北军。

本文作者 :大雷岸,公众号“这才是战争”加盟作者 ,未经作者本人及微信公众号“这才是战争”允许,不得转载,违者必追究法律责任。

公众号作者简介:王正兴,原解放军某野战部队军官,曾在步兵分队、司令部、后勤部等单位任职,致力于战史学和战术学研究,对军队战术及非战争行动有个人独到的理解。其著作《这才是战争》于2014年5月、6月,凤凰卫视“开卷八分钟”栏目分两期推荐。他的公众号名亦为“这才是战争”,欢迎关注。

历史解密
火烧赤壁是谁的计谋?火烧赤壁的主人公究竟是谁?

火烧赤壁是谁的计谋?火烧赤壁的主

如果你是看的是《三国演义》那你一定会认为火烧赤壁是诸葛亮的计谋,而整个赤壁之战的主人公也是诸葛亮,不过事 ...

历史趣闻
古代的镖师,走镖的时候为什么不洗脸?

古代的镖师,走镖的时候为什么不洗

镖局这种机构,经常在很多电视剧当中出现,甚至还有以镖局的生存兴亡为主要线索的影视作品,对我们了解古代的镖局 ...

网友评论

游边疆网 Copyright@ 2015-2020 youbianjiang.com
本站资料均来源互联网收集整理,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,请跟我们联系。联系邮箱:runsly@qq.com
网站备案号 : 粤ICP备18088508号-1 鄂公网安备 888888-99999号